“大王”诺贝尔:租了一艘大船建造“第二个实验室” 2019-12-20 23:43

  今年12月10日,是瑞典科学家阿尔弗雷德·贝恩哈德·诺贝尔逝世123周年的日子。每年的这一天,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市都会举办盛大的诺贝尔奖颁奖典礼,每一位获奖者都会成为全世界关注的焦点。时至今日,诺贝尔奖已经被公认为科学研究领域的至高荣誉。

  今年12月10日,是瑞典科学家阿尔弗雷德·贝恩哈德·诺贝尔逝世123周年的日子。每年的这一天,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市都会举办盛大的诺贝尔奖颁奖典礼,每一位获奖者都会成为全世界关注的焦点。时至今日,诺贝尔奖已经被公认为科学研究领域的至高荣誉。

  诺贝尔一生获得发明专利有355项,其中仅类的发明专利就达129项,被誉为“大王”。他在去世时,个人财产达3000多万克朗,但他没有将财产全部留给亲人,而是写下一份遗嘱,将财产设立为奖励基金,也就是今天的诺贝尔奖。

  诺贝尔曾说:“科学研究的进展及日益扩充的领域将唤起我们的希望。”他坚持探索、追求真理的科研精神,实现了“科学无国界”的伟大理想,也激励着更多的人为科研事业而不懈奋斗。

  有人说,诺贝尔的人生像极了他毕生研究的爆炸过程——无数微小的催化剂颗粒一次次冲向原料,它们时刻准备着,即使粉身碎骨也要完成使命。

  在很多人眼中,诺贝尔是一个“科学疯子”。研制的过程如同与“死神”共舞。但能够在热爱的科研领域实现人生价值,诺贝尔觉得自己足够“幸运”。

  小时候,诺贝尔特别欣赏军人身上那种刚毅与勇敢的特质,渴望驰骋沙场,成为英雄。但因体弱多病,他始终未能实现自己的军旅梦。后来,诺贝尔将目光转向科研战场。与真实战场相比,他所从事的科研工作更是硝烟弥漫、鲜血淋漓。

  1864年夏秋之交的一天,寂静的斯德哥尔摩市郊突然响起一连串震耳欲聋的爆炸声,滚滚浓烟冲上云霄,巨大的火光将厂房瞬间吞噬。这间厂房正是诺贝尔的实验室,事故的原因是在开展硝化实验时发生了爆炸。后来,人们从瓦砾堆中找出5具尸体,其中1位是他正在大学读书的弟弟,另外4位是和他朝夕相处的助手。突如其来的噩耗,使诺贝尔陷入深深的自责。

  亲人和朋友的不幸离世,并没有让诺贝尔一蹶不振,反而激发了他的斗志。当时,爆炸威力巨大,让人们心生恐惧,几乎所有人都反对诺贝尔继续开展实验,瑞典政府甚至禁止他重建实验室。无奈之下,诺贝尔租了一艘大船,在远离市区的马拉仑湖上建造了“第二个实验室”。

  天有不测风云。这一次,厄运又降临在诺贝尔身上。由于硝化的不稳定性,运输过程中的碰撞又一次引起爆炸。当时,爆炸事故的消息接二连三地从世界各地传来——火车、轮船、库房轮番“开花”,引起了世人的极度恐慌,有的人甚至称诺贝尔是“贩卖死亡的商人”。从那以后,各国纷纷严禁生产、销售和运输硝化。

  走别人没有走过的路,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,才能真正体会到底有多难。随时可能爆炸的如同一把锋利的匕首,每分每秒都抵着诺贝尔的脖颈,威胁着他的生命。在一次实验中,为了观察的爆炸情况,诺贝尔一动不动地站在跟前,双眼紧盯着燃烧的导火线。忽然,“轰”的一声巨响,浓烟从实验室向外迅速涌出。过了一会儿,诺贝尔从地上挣扎着爬了起来,凌乱的衣服上布满血迹,他却高举双手呼喊:“成功了!成功了!”那一刻,诺贝尔根本顾不上自己的安危,他心里装着的只有“每次实验后的数据”。

  “科研道路上的每一丝获得都如同在废墟中等待萌芽。”经历上百次实验失败后,诺贝尔最终取得成功。他发现,硝化可以被干燥的硅藻土所吸附,这种混合物能够安全运输。这样,被后人称为“”的新型成功诞生了,诺贝尔因此荣获瑞典科学最高荣誉莱阿斯蒂特金质勋章。那一年,他35岁。

  翻看诺贝尔的履历,我们会发现他一生绝大多数的发明专利都集中在30至40岁之间。为什么诺贝尔年纪轻轻就能取得如此多的成就?追溯他30岁之前的经历,我们或许会得到答案。

  诺贝尔的父亲也是一位科学家,一生从事于火药的研制工作。在父亲的耳濡目染下,诺贝尔从小就对火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他经常和父亲一起完成火药的爆炸实验,几乎是在轰隆隆的爆炸声中度过了童年。

  那时候,诺贝尔经常把父亲实验用的火药拿出来偷偷燃放。当诺贝尔这一危险行为被父亲发现并严令禁止后,他做了一件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事——自己研制。诺贝尔找到父亲制造的配方,开始自己动手配制。经过多次实验后,他终于找到了制造时各种化学配剂的最佳混合比例。

  19世纪40年代,第一次工业的浪潮席卷整个欧洲,“工业发展能够推动社会进步”的观点在诺贝尔心中打下了深深烙印。当时,政府为了开通一条公路,工人们要在荒山野岭用铁锤砸开巨石,耗时费力,效率极低。

  年少时的理想,决定了他的人生轨迹。1850年,为了学习国外先进的工业技术,诺贝尔到国外考察了4年。在考察中,他每到一处就立即投入到学习和工作中,并积累了很多化学方面的知识。通过这次考察,诺贝尔开始接触硝化的制造技术,从此与的结缘更加难分难舍。

  虽然诺贝尔对自己的科研之路没有任何“剧本”式的规划,但他凭着过人的天赋和不懈的努力,逐渐在化学领域崭露头角。在圣彼得堡求学时,一位教授现场为诺贝尔做了一个实验,将硝化放在铁砧上锤击,受击的部分立即发生爆炸。教授告诉诺贝尔,如果能想办法控制硝化的爆炸,就可以用它来开矿、筑路,对世界工业的发展意义非凡。那一刻,诺贝尔内心的科研热情被瞬间激发。

  如何降伏硝化的“暴脾气”?这是诺贝尔一直苦苦思考的难题。那段时间,他每天都要工作20个小时以上。幸运女神总是会眷顾勤奋努力的人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诺贝尔发现可以用雷酸汞来引爆硝化。于是,他把雷酸汞装在小管子里,再加上一条导爆索,这种简单的引爆装置就可以实现人为控制。诺贝尔将这种用雷酸汞引爆的管状物称为。

  “人生最大的快乐不在于占有什么,而在于追求的过程。”1864年,诺贝尔在瑞典获得了硝化引爆装置——的专利权,完成了他人生中的第一项重大发明。此后30多年里,诺贝尔的一系列发明相继问世。在生命垂危之际,诺贝尔仍对新型的研究念念不忘。

  位于瑞典东海岸的斯德哥尔摩市,周边有上万个大大小小的岛屿,犹如天幕中镶嵌的群星,散落在一片茫茫无际的蓝海。斯德哥尔摩市就是诺贝尔的故乡,享誉全球的诺贝尔博物馆也坐落于此。

  走进诺贝尔博物馆,这里的一切都与诺贝尔奖有关。青霉素的发现、晶体管收音机的发明、数码相机的问世……一个个具有深远影响力的科研成果,都在默默诉说着人类社会发展的辉煌成就。

  “我的理想是为人类过上更幸福的生活而发挥自己的作用。”为了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,诺贝尔甘愿走上一条孤寂跋涉的道路。他几乎不参加任何娱乐活动,但在实验过程中的每一丝收获,都令他感到兴奋;他一辈子没有结婚,虽然渴望爱情,但他知道自己有更重要的事业要去完成;他拥有巨额的财富,却一辈子居无定所。他曾说过:“我在哪里工作,哪里就是我的家。”

  “把经验和智慧锻造成‘阶梯’,留给后来的攀登者。”在生命的最后一段时光,诺贝尔致力于让更多的人投身于造福人类、推动社会发展的伟大事业之中。1895年,诺贝尔在临终前留下一份遗嘱,把财产作为基金存放在瑞典银行,设立诺贝尔奖,将每年所得利息分为物理学奖、化学奖、生理学或医学奖、文学奖以及和平奖5份奖金,授予在这些领域对人类发展作出重大贡献的人。

  1896年12月10日,诺贝尔在意大利突发心脏病不幸逝世。当时,他名下有90多家工厂,个人财产达到3000万克朗,这堪称一笔天文数字。但比起他的巨额财产,诺贝尔的精神财富更加弥足珍贵。

  “路透社斯德哥尔摩1901年12月10日电:瑞典国王和挪威诺贝尔基金会今天首次颁发了诺贝尔奖……”这段文字,仿佛带我们穿越时空隧道,回到了118年前的那场盛会。

  时间如水,在岁月的长河中静静流淌。每年的12月10日,都会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市如期举办一场盛大的诺贝尔奖颁奖仪式。历经百年沧桑,它的影响力一直延续至今。

  如今,在一棵大树俯身而卧的地方,正长出一片森林——在科研领域,世界各国间的交流与融合无时无刻不在发生。不同国家的科学家们发挥各自的专业特长,向未知的科研领域发起冲锋。最终,所有的科研成果将服务于全人类。在设立诺贝尔奖时,诺贝尔没有局限获奖者只是瑞典本国人,而是可以奖励全世界的杰出科研人才。他曾说:“我是世界的公民,应为人类而生。”